Work


以前唸書的時候,總是對自己的英文能力沒多大重視。在美國實習的時候,也覺得自己中文能力根本沒多大用處,大家都是講英文,我會英文,也跟別的美國人沒兩樣。我會中文,也沒人用中文溝通,有甚麼用?寫程式都是英文,沒有中文,是不需要語言能力的。

來上海之後,我卻發現我的語言能力竟然成為我的極大優勢。寫程式的時候需要做 Research,我都去 google,出來的網站也都是英文。轉頭看看同事,每個都在百度上找資料,出來的網站都是中文。我同事盡可能的找中文網站,因為「看英文比較吃力」。但是常常中文網站的訊息並不如英文網站廣泛,而技術性質的英文網站又比中文網站多太多了。對我來說,看中文反而吃力,要習慣各種奇怪的專有名詞的翻譯(鼠標…硬盤..可移植性,封裝,儤露接口….甚麼東西…),看英文反而輕鬆自在。常常找資訊,我就比同事們快而且準確。我的英文能力,原本根本就視為理所當然,現在反而覺得是一大優勢。

反過來看中文,原本覺得在上海反正大家都是講中文,我反正會中文也沒甚麼了不起的。但是一工作之後,上海常常要跟美國總部通訊息。常常又長又臭的技術文檔,或是美國人一些口語敘述概念,常常造成上海這邊諸多困擾。 The rabbit hole is deep 是甚麼意思?! 這個引用 Alice in Wonderland 的口語,中國人根本就聽不懂,可是我卻會心一笑。看同事充滿問號的表情,我就用中文跟他解釋這到底是甚麼意思,有時候拿出中文相似的詞句來解釋。看他們豁然開朗的樣子,我又意識到自己的優勢。拿美國人來說(或是普通的 ABC),他聽得懂美國的口語,但是他怎麼知道要怎麼用中文解釋?我的中文能力,反而成為我在英文中文之間的橋樑,能夠迅速的在兩個文化穿梭,這點我發現並不是很多人能夠做到,能做到的也不一定能像我這般輕鬆。

文化語言是一回事,技術上,我也發現自己跟中國同事不一樣的地方。我因為去年很幸運的在一個很特別的組工作,學到了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組上開發程式,被我戲稱為「合體金剛」。既是用傳統的 C++ ,還用艱深難懂的 COM 。但是 C++ 只佔據了 50% 的 code,另外的 40% 反而是用 NI 自己開發的「圖像」程式語言 G Code (LabVIEW),雖然這個是 NI 公司裡面常常需要用到的,在組上卻意外的佔用了 40% (很多)的 code,裡面程式之複雜,是我剛剛開始學怎麼寫LabVIEW的時候非常頭痛的一點。剩下的  10% 用到了最新的 C#.NET 以及 .NET Framework,是以後未來開發程式的主流。

我在這個「合體金剛」上開發了快9個月,LabVIEW code 寫的得心應手(雖然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我恨LabVIEW!),同事看到我的程式都說好複雜,但是寫得很規矩,很漂亮,我卻覺得這個其實並沒有很難,我看過複雜10倍的程式…我去年在德州還用上了 .NET Framework的東西來開發,用到了 C#, Managed C++/CLI, 還有傳統的 C++ COM。其實這些東西是我比較喜歡的技術,可是因為需求,大部份還是LabVIEW為主。但是雖然如此,我仍然是用到了這些技術,學了很多東西,而且寫出一些很酷的功能,我自己有時候都很強烈懷疑這個真的是我寫出來的東西嗎?

比起其他同事,我可能C++沒有他們強,但是我的知識比他們廣。我寫 LabVIEW 寫的比他們快,而且漂亮,他們 C++ 很強,但是 C# 很多東西就沒聽過或沒用過。來上海工作後,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一個 Software Programmer,我比較像 Software Synthesizer,把一大堆技術聯合起來使用,但是其實對每一個個體技術了解並不是那麼深。這點讓我想起現在在微軟工作的老闆跟我說的一句話,「博學,但是不要精深,因為5年後,你又要學新的東西」。

在上海…我覺得我特別的地方,最強的優勢,就是一個 synthesizer。我語言文化上能夠輕鬆的 synthesize,當兩地文化語言的快速道路,能夠迅速的在兩個世界中轉換。技術上,我的技術知識比較博,但不精深,但是在現在的「合體金剛」裡面卻正好符合他們的胃口。能夠在 C++, C#, .NET Framework, 還有討厭的 LabVIEW 中穿梭,是一個讓我覺得很過癮的事情~

在美國,我只是個會講中文的 Software Programmer,技術上沒有美國人強,語言文化上也沒有任何特殊有用的地方。但是在上海,我是個 synthesizer,是個能夠跟同事解釋美國語言文化以及技術的人。在中國,我才能夠發揮我真正的長處!

廣告

這麼多天以來,終於有時間跟力氣來寫寫東西了。來上海將近 4 個禮拜,前陣子家人在上海聚集,搞的天天一下班就是去餐廳吃飯,然後逛街,其實幾個禮拜下來還蠻累的!

每個禮拜單向去公司就要一個小時,說真的也習慣了。地鐵人很擠,但是大致上還算守規矩。地鐵慢慢的駛近地鐵站得時候,拿著大喇叭的人總是緩慢又悠閒的喊「先下後上,文明乘車」~喊的時候「車」字尾音還要拉得很長,好像在唱京戲一樣,挺好笑的!等到車門一打開,人就像潮水一樣往地鐵車上湧,就聽到拿著大喇叭的叔叔加快速度且略帶緊張的喊「先下後上,不要擋住門中間!」,但是每次總是於事無補,大家瘋狂的找漏洞,盡量往車上擠。等車子要關上門的時候,就聽到拿著大喇叭的叔叔直喊「車子要關門了!大家抓緊時間!快點快點!」。我猜等下一班車時,他一定又是同樣從悠閒到緊張的喊著同樣的話。蠻好笑的~

在公司的感覺,跟美國總部蠻像的。公司文化,做的事情,辦事態度跟程序跟美國感受不到任何差別。唯一的改變就是大家都說中文。這種感覺真的很棒,先前很多顧慮都消除了。想一想當初來得時候還害怕大陸人工作怎樣怎樣(被很多人講到心理毛毛的),其實都不符合公司現在的情況。別的公司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我的公司裡面,工作很愉快的。來了沒多久,組上大家感情都不錯。特別是其他的實習生,大家都聊得很開心,週末會一起出去玩。上次是滑雪,明天要去看電影。下班的時候作公司的接駁車到地鐵站,大家就像學生放學一樣,車上充滿歡笑,有說有笑的。有些人還一起搭地鐵,一路上聊天,一個小時的乘車時間也就這樣過去了。

我覺得上海跟美國公司最不一樣的是R&D還有行銷部門的人不僅沒有隔閡,更沒有美國那種藐視對方的感覺。大家坐接駁車的時候,R&D跟marketing的人根本沒有差異。我從沒有感受到marketing的人感到我們R&D的人是nerd或是書呆子。大家總是互相開玩笑,跟美國公司R&D裡面「marketing people are evil!!!」的那種感受完全不一樣。

在上海住了快一個月,我只能說,太爽了~八年以來,我第一次覺得跟周圍的人不在有間隔。在外國人的環境生活這麼久,我第一次覺得我在一個屬於我的地方。先前會害怕這邊的人因為我是美國回來的而排斥我或是把我看做不道地的中國人。現在都證明這些顧慮是多餘的,組上大家有人在法國待了四個月,有人去美國去了好幾次,有人從沒離開過上海。但是他們對我都沒有任何的不一樣,彼此接受。大家都會說普通話,我比他們會講英文,但是他們卻比我多會了自己的地方話。常常聽到別人講自己聽不懂的話,大家早就習以為常。

我常常想我的地方話是甚麼(台語?我根本就不會講),現在我知道,我的地方話是英文,我跟其他中國人沒有任何不一樣。碰到美國人,我就講英文。碰到中國人,我就講中文。這跟上海人碰到上海人講上海話,碰到其他中國人講普通話一樣,沒有任何差別。每個人都有自己特別的地方差異,我的背景跟成長環境比較特別沒錯,但是其他人又何嘗不是?公司有人從新疆來,有人從福建來,每個地方都有特別的地方。我從美國/台灣來,也有我自己特別的地方。但是最後大家從不分你是新疆來得或是海南島來,大家都是中國人。這才是真正的 diversity。

實習第三次,美國人喜歡說 third time’s a charm,還真的是這樣。我第一次不那麼討厭工作(雖然有時候還是很無聊的),去公司不再是去坐牢,反而是去跟朋友見面,大家共同為同一個目標努力。這種感覺…我國中畢業後就再也沒有感受到了,能在15歲後終於再次感受到這種心情,真的是等太久了。快23歲了,我在上海恢復成正常人。Just another person among the crowd,這種感覺,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