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7


我有個朋友(雖然他不太可能看我blog,但還是不說名字好了… :P),都已經甚麼年代了,竟然這輩子沒有買過手機,現在仍然用室內電話。我總是跟他說該買手機了,這樣比較方便,但是他給我的理由竟然是,「還沒有一個手機讓我覺得可買」。

他解釋他如果買手機,他要買最好的。甚麼叫最好的?最好的手機,就是價錢要合理,功能要齊全,樣子要好看,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能在短時間內又出現更好的手機。就像如果買了手機,3個月就降價,他就覺得不行。

我每次都跟他說你就挑一個目前喜歡的,以後手機用這麼多年了你也不會想要在短時間換。就算買了3個月降價,你也不需要懊惱,因為3個月來手機帶給你的方便是值得的。我朋友每次聽到這個的回答都是,「我反正平時也沒有需要用手機」。才怪咧!每次要幹嘛都找不到人,有時候他自己緊急需要聯絡人也沒辦法。我每次都小嗆他一下說如果你有手機就好了,他總是說「也只是這麼一次而已」。真是無言以對…

他這個人買東西總是東比較西比較,看了半天,最後的決定往往都是以後再說。買電視是這樣,買dvd player是這樣,買甚麼東西都是這樣。我們往更宏觀的角度來看,他人生做甚麼選擇都是這樣。總是期待會有更好的東西出現,本來人生就是會一直遇到更好的東西。科技產品當然是日新月異,人當然也總是碰的到更年輕更漂亮更帥的人。每一個產品都有好有壞,功能A比較優越,可是功能B就比較差,或是沒有。功能A跟功能B都很棒,可是比較貴。我朋友總是在等待著便宜又大碗的東西,請問世界是這樣運作的嗎?

我朋友老是等待著那完美的產品出現,快2008年了還沒有買手機,也不打算買,想換那買了20年打開來超噁心的冰箱,也遲遲買不了新冰箱。我們做甚麼決定本來就不應該是甚麼都要最好的,因為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東西。本來一個東西就是有好有壞,只要那個東西有你非常重視的優點,那麼他的缺點可以用你改變心態或是花點心思彌補來成為只有屬於你自己的「完美手機」。

廣告

禮拜五的時候外婆因為我宴請大家吃北京烤鴨跟東北酸菜火鍋,爽死我啦~家裡來了10幾個人,大家談笑風生,笑聲不斷…有夠happy的~曾有人說憂鬱雖然是個疾病,但是像我們家過度happy也不太正常…哈哈

吃飯的時候大舅從山東的港口打電話來,舅媽讓我跟大舅講電話,大舅劈頭就問在上海找到沒?我很納悶,問他說,你是說工作嗎??他哈哈大笑,說,你知道的啊!我看看我舅媽,問…找甚麼?看到舅媽想笑的眼神,我大概也猜出是在問甚麼…「找到老婆了沒啦!」昏倒~只能沒好氣的說…早的咧…講到這個讓我想起舅媽在機場接我的時候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我才剛上車舅媽就問子劍你有沒有找到女朋友?我只是笑笑的說當然是沒有囉~舅媽竟然說你不要這麼害羞啊!看到喜歡的就要追!~舅媽…兩個月能幹嘛啊?大舅舅媽我看你們幫我找還比較快….

吃完飯後二姨約我去看電影,去看料理鼠王。這部電影我早就想看了,可是在上海等了兩個多月就是死不給我上映,氣死我也~二姨也一起邀了大姨還有我們親愛的外婆去看。電影4點半開始,我們4個人3點多到電影院。我去蘋果專賣電上網,外婆他們去逛街。等到要集合的時候,我看到外婆手上多了一個袋子,心理想說又買了啥啦…外婆看到我超興奮的給我介紹他新買的東西,結果是…拖鞋啦~外婆很高興的跟我解釋這不是一般的拖鞋喔!這是布希也穿的拖鞋,很透氣,塑膠又是特別處理過不會臭,很棒的…看外婆一直跟我講這雙拖鞋,說實在的我連那家牌子都沒聽過了,更別提布希穿甚麼拖鞋了…但是外婆一直講…我也不好說甚麼,只是嗯嗯的聽他講~超好笑的!~

料理鼠王這個電影超好看,而且好笑,看的我們四個人哈哈大笑。原本擔心外婆會睡著(看電視常常這樣…),但是也不是問題。我看到電影院裡其他觀眾都是我這個年紀,而且無非是男男女女,我想一想還真是蠻好玩的。23歲的男孩,53歲的二姨,60歲的大姨,85歲的外婆,一起看電影。這會是一個特別又美好的回憶…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跟這三位大美女一起看電影~Smile

再次的發現自己在一個很熟悉的不安感中…離開了上海,準備要離開台灣,又要回到美國。前幾天在香港的時候,在機場巴士上心血來潮的想起自己的23年。跟很多人不一樣,我在小時候的世界是美國鄉下的世界。從小就是個ABC,直到6歲的時候到台灣,把甚麼都改變了。

我依然記得6歲那年剛從飛機下來,進到中正機場裡。那個震撼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又髒,又醜,又臭。我只想回家,那時候的家是Ohio,你說甚麼我都不會承認我家是台灣。在台灣住了9年,總愛喜歡跟人家說美國多好多好,因為在我心目中美國的確比台灣乾淨太多了,人比台灣人禮貌太多了,科技比台灣先進太多了。台灣在我心目中是個爛地方,我只想趕快離開。

15歲的時候,我的機會來了,再度回到Ohio,我一開始真的很興奮,覺得我終於回家了。那時候也沒搞清楚到底Ohio為甚麼是我家,總之是美國,我回到美國,我回到家了。但是隨著對美國文化的了解,我恐慌的發現我不是美國人。在中國人的時候,我比較自在,比較親切,比較有話聊。以前我很瞧不起台灣人,更瞧不起大陸人,覺得他們土的可以,一點禮貌都沒有,更沒有格調。看到台灣人或大陸人我喜歡用英文講話,讓他們知道他們的英文永遠也比不上我,想讓他們停止想要「當美國人」這種無聊的思想。在我心中,當美國人是一種 skill,是一個學習而來的技巧。看到那些中國人想學當美國人,就像國中生看到小學生想要學加法那般瞧不起。

但是隨著時間增長,我逐漸看到美國人是怎麼看中國留學生的,就跟我的瞧不起差不多。但是我也看出他們對我的不了解,我也發現我非常討厭美國人的很多想法。02年去了一趟大陸,又把一大堆事情都推翻了。之後在美國我越來越不舒服,朋友總是中國人,美國人我根本沒辦法當朋友。而在美國的中國人又是特定的一種團體,正好是我不喜歡的類型。我在美國所經歷的事情,跟台灣的朋友說破嘴他們也無法了解。然而我又必須常常聽取他們對美國的疑問與幻想。說真的我現在都不知道該說甚麼,建議他們去美國,我沒辦法摸著良心跟他們說去美國會很美好,但又不能叫他們不要去美國,因為他們不會相信我。現在我的答案都是…你會學很多東西。

今年暑假,我有機會到上海,然後更幸運的有機會畢業後能留在上海。在上海的幾個月讓我有機會找回我在美國失去的很多東西。但是面對很多人對美國的疑問以及質疑我為何會捨棄美國高薪到上海,我再度發現我怎麼解釋他們都不會懂。現在我光是想到那些問題我都累了,能不能一笑置之?為甚麼朋友間總是要扯到這個話題?難道不能問我其他生活中的事情嗎?

回到台灣,跟家人報告畢業後就不留美國的消息,再度被質疑美國真的有這麼不好嗎?甚至有家人因為自己小孩在美國賺很多錢而很自豪。面對他們的疑問,我只能笑笑…或許我在上海住個2、3年後就會比較好了吧?可是我現在好想休息阿…為甚麼我看到我的表姐表妹甚麼話題都沒有?只能看著他們傻笑,是不是因為我們已經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裡?

在美國住6年,在台灣住9年,在美國住8年,我已經搞不清楚我家是那裡了。畢業後要到上海去住,要住幾年呢?在美國交的朋友無一不是要分開的,能像這邊大學同學工作後繼續來往,我沒有那樣的命。到上海後要重新建立友情,畢竟在工作場所算是很難的。我一個人闖東闖西,早已沒有心力了。很有衝勁的交很多朋友,最後的下場都是在差不多三個月內就結束來往,這樣兩三次,我自己也毫無選擇。好的朋友都在台灣跟大陸,但是好朋友三個月後就要離開,再好的朋友也無法這樣維持。

這次在上海交了很多好朋友,但是又到了3個月的時限,我又要離開了。那股不安的感覺再度降臨,我回到上海的時候,朋友還會很好嗎?有多少朋友在距離跟時間的摧殘下,現在只剩下見個面吃吃飯的友誼?我的生活圈,我的世界,都跟他們完全分離。這種孤單感讓我感到厭惡,我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的靜下來,好好的安定。交了朋友就一直看到他們,一直安穩的交往。但是安定這個想法,在朋友們裡又是個完全無法理解的想法。碰到好多人說年輕想出去闖闖,想要走走停停。我走走停停了23年,我累了。但是別人說我這種想法是老人才有的想法。想安定?這太無聊了!

我該怎麼辦?我了解他們想要出去看世界的渴望,我要是沒看過,我也會想要。但是我像個葉子從小飄來飄去,看了世界,了解了世界,但是從來沒有停在某個地方太久。該看的也看了,該學的也學了。昨天我跟二姨在看 Jay Leno,我笑的東倒西歪,但是二姨卻完全不了解。有太多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更有太多事情是美國文化的嘲笑與諷刺,二姨更是不了解。我試著解釋,但是看他一知半解的表情,我知道我在浪費唇舌。我只能一個人享受 Jay Leno 的幽默,我跟別人怎麼解釋他們都無法短時間內了解。一個人享受,這就是我近幾年來的感受。我對於那種孤單感,我厭煩了。我想要有人能夠跟我一起欣賞 Jay Leno,跟我一起欣賞 Musicals,跟我一起欣賞這世界的多元跟不同。但是有誰能怪到跟我一樣?有誰能在兩地居住又能真正了解雙方的文化?

沒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