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06


昨天原本要寫個很長的blog,結果先是媽媽打電話來問好,講到一半,OSU一位朋友打電話來,但是因為正在跟媽媽講話,所以等了講完才回電話給我朋友。

首先呢,先說說跟媽媽說的事情。我前幾天跟媽媽說我開始懷疑我是否應該以後當電腦工程師。這一直是我最近在思考的事情,對於寫程式,雖好玩,但是總是沒命的寫,我常常都覺得要我這樣到退休,我覺得我可能撐不住的!我對名利沒有任何渴望,也不想要很多錢。我跟媽媽說,我現在實習賺的錢,已經買東西完全不需要考慮錢夠不夠的問題。這種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我已經很滿意了。以後當全職的工程師,賺的錢是現在的兩倍,我…要這麼多錢幹嘛?現在努力花錢,都花不玩了….不知道,現在覺得窮一點也無所謂啦,只要基本消費都沒問題,剩下就應該努力過充實的生活…

跟媽媽講完,趕緊回電給我朋友。說起這位朋友也很奇怪,去年他是完全不會主動跟我聊天,這個暑假開始之後,有時候在msn上,他還會找我聊天,我那時候覺得很納悶。想說甚麼風把你吹過來啦??昨天他打電話找我,純粹聊天,更讓我驚訝。這根本就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嘛!不過,我可沒在抱怨~一個月沒跟朋友怎麼講話,還蠻想念的…尤其能夠自由的說中文,我已經憋得很難過啦!

聊一聊,朋友說最近很無聊,在家沒事幹。聽到他說這句話,我開始強烈懷疑這個人是不是我認識的朋友…去年他常常去各式各樣的party,還蠻愛往外跑得女孩呀!怎麼暑假會跟我說他很無聊??我問他說,你沒出去玩呀??他竟然跟我說,有阿,可是覺得沒甚麼意思了,好像有玩沒玩都差不多。

哇!他說這句話…我真的是嚇到啦,你是不是在整我阿??說真的,去年我總覺得這位朋友覺得我是個很無聊的人,不怎麼出去玩,整天寫功課,分明就是個十足的nerd。這位朋友,是個愛shopping的女孩,平時都會跟朋友出去玩,雖然也是念 Engineering ,但是很努力的不讓自己變成我們nerd的一部份…今天我竟然能從他口中聽到這句話…真後悔沒錄音下來!

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我有點以長輩對晚輩講話的口氣 (他說他有看我的blog,我聽到的時候…忽然有種恐懼感,哈哈),我自己是很討厭人家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的。但是我心理是完全沒有這種意思喔!我心理是一股欣慰跟感動。這種「出去玩,好像有玩跟沒玩都差不多」的話,正是我們很久以前就感覺到的心情了。今天能有一個一直都覺得我們很無聊枯燥的朋友能經歷到我們一直無法解釋的心情,真的是覺得好像他變得比較像我們能在同一種心境下聊天的朋友。好像….認識到一個煥然一新的朋友!

在電話裡聽他認真的問我實習的事情,而且似乎真的有在聽我跟他說的事情,我真的很高興很高興…心中有股溫暖的感覺,覺得好像過了這麼久,他好像開始了解我們這群「老人」了。

這位朋友…如果你還繼續偷看我的blog的話,那麼我想跟你說….你真的長大啦(雖然電話裡已經跟你說過了,而且還被你罵,哈哈)!!我真的沒有以上對下的意思喔!!真的…我覺得現在你跟我講這句話後,我把你當一個真正會分享心情的好朋友!你繼續加油阿!!暑修課不要在混啦!!!趕快努力唸書,到時候要一起考GRE,我跟你一起考,沒問題!

廣告

前幾天打羽毛球的時候把拍子的線打斷了,正愁不知Austin那裡可以換線的時候,打球得一位伯伯說他有個朋友家裡有機器,專門因應美國缺少綁線的店。說連線包勞工費共15美金,真的是太便宜了…

線斷了後,就沒辦法打球。上次認識的台灣人(江大哥)看到我線斷了,二話不說拿出他的備用拍給我打。給我拍子打就算了,他還把握把布整個換掉,拿全新的換上給我用。這還不夠,江大哥禮拜四回台灣一個月,他說就把拍子留給我一個月,回來再還他就好…天阿!~煞那間真是太感動了。整個人楞在那裡,都不知道該說甚麼了…只能一直傻傻的說謝謝,謝謝~我覺得我實在是太幸運了,竟然能夠連續碰到這麼好的人…我真的是很感激他們!能認識你們,是我的榮幸!!!!

今天原來要去溜冰,可是最近一個禮拜心情起伏頗大,禮拜六又可以能會去Schlitterbahn,打不了羽毛球,所以索性決定不去溜冰,改去打羽毛球了。

去打羽毛球,是我最近做出最棒的決定。週二週四去打球的人,跟週六不太一樣,有兩個台灣人來打球,是真正道道地地的台灣人,直接從台灣過來工作。一個是幫
Phillips當support,在美國要待一年,八月底回台灣。另一個是在幫Dell工作,平時一個月在台灣,一個月在美國。重點是,他們羽毛球都超
強,而且最重要的是謙虛,絲毫沒有優越感,讓我很欣賞。

打完後跟其中一位吃晚飯,很談得來,心裡真的非常高興。原本憂愁九月後會很無聊,現在有這位羽球強手能矯正我的姿勢,平時又能一起吃飯聊天,真的是很高
興!他們都是在台灣電子公司工作,對於台灣的工作環境還有公司文化,我今天都聽聞不少,對於我未來是否去台灣工作,有很大的幫助。

我原本只是寄望去打羽毛球能把最近幾天不悅的心情抒發抒發,沒想到竟然這麼幸運的碰到以後能夠當好朋友的人,我實在是太lucky了!!雖然我不相信上帝,但是緣份這種事情,是很奇妙的…我覺得我能遇到他們,是福氣,也是緣份!~

今天看看月曆,正是19號,來德州有一個月了。感覺上不能說快或慢,只能說發生很多事情。來了才一個月,整個朋友圈子換新,現在回想起OSU的朋友們,彷彿老朋友了!~雖然時間才過一個月,卻覺得好像已是N年不見,回到學校的時候不知會有甚麼感覺?

說到回學校,在National Instruments的請尋下,我答應多留三個月,要到12月才會離開德州。我同事一開始說要我多留一點時間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直到過幾天他們又再次詢問,我才知道他們是說真的!一開始很掙扎,畢竟離開ohio已經是我好久好久的願望。現在多留三個月,等於要再多等六個月才能畢業。到時候我已經是大六囉!~現在不認識的人問我為何要念五年才畢業,我都說我唸書比較慢,所以需要時間比較長。心想謙虛也不錯啦!還要跟人解釋我曾經做過7個月的實習,太麻煩了。但是現在大六才畢業,我看人家都要強烈懷疑我是不是上課被當掉過!~不過,沒關係啦~就說,慢工出細活,貪多嚼不爛….反正畢業後也是工作,多三個月,少三個月,五年十年後往回看,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間。加上多留六個月,我的朋友都還在,可以跟我繼續打我的羽毛球,看我的電影,聊我的天,晚一點畢業,也無傷大雅!

今天七月四號,美國國慶日。公司比一般其他公司寬鬆,讓我們直接從禮拜六放假放到禮拜二,一連四天的假期,感覺真久!

先從上禮拜三開始。禮拜三工作的時候,我同一組的同事大家約了去看Talk Show,問我要不要去看。說實在,我原本並不想去。那20幾歲的法國人強拉我去,還說可以幫我弄到免費的票。我在被半強迫的情況下,勉強答應了。去之後,大家都把自己的太太帶來,原本很期待,想看看我那個超帥氣的法國人的太太是何等美女。結果法國人的太太下車的時候….我真的嚇到了…怎麼會….

並不好看阿!而且跟我說話,我發現我並不是很喜歡他!他也是念電腦方面的,但是….個性讓我覺得很討厭。感覺很虛偽,頻頻說一些自己很厲害的地方,可是感覺上他好像又不是很聰明?感覺上讓我太失望啦,雖然說不需要多漂亮,但是至少要像我法國同事一樣有氣質嘛!

Talk show開始之後,忽然發現美國talk show髒話還真多呀!F開頭的,S開頭的,還一大堆關於性方面的….但是,還真的是蠻好笑的啦,髒話反正平時聽多了,也頗習慣。整個一個半小時狂笑,還蠻好玩的。

接下來是上禮拜四。禮拜四吃午飯的時候,剛巧碰到我在OSU的同學,邀請他一起跟我的工作同事吃飯。吃飯的時候,同學提到禮拜四晚上大家要去玩迷你高爾夫,我同事一聽到之後,20幾歲的法國人跟我同學開玩笑說「我們的實習生超懶,整天下班就回家,甚麼事都不作,昨晚還要我們把他從家裡拉出來去talk show,你們比他好多了!」。之後吃完飯,20幾歲的法國人跟我說,我應該去跟他們玩。我說….我要是去了,很多人實在是讓我受不了,去了也不會好玩。他說,沒錯,因為我以前跟你一樣,有很多人我發誓永遠不會跟他們說任何話,可是4年前我實習,就沒有怎麼出去玩,現在四年後,我有些許後悔。反正你有你的同學啊,再怎麼樣,還有他們。

聽完,心理比較不會那麼不想去。之後我同學打電話來說,要去的話跟他們說一聲,他們告訴我怎麼去。我想一想後,我說,好吧!我去。去了之後,雖然跟我想的沒錯,有一大堆人,讓我非常不想跟他們講話。但是碰到另外兩個念Rice University的女孩,感覺上就跟我們OSU三個同學差不多,也很談得來。安安靜靜的,就我們5個人打迷你高爾夫,其實還蠻好玩的!其他那些人,打完高爾夫都11點了,還要去夜店狂歡….拜託,第二天還要上班的耶!看到我們這伙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念Rice University的女孩還搖搖頭說,他們可真有活力….我已經不行啦,我要回家睡覺了。聽完真的覺得還是有一些人跟我是差不多個性的….覺得很欣慰!

禮拜五晚上,我同學的室友舉辦了一個「轟趴」(哈哈),請我們OSU的同學一起去。前面一個小時還好,大家講話,我跟我同學窩在房間裡打電動,還蠻好玩的。後來一個小時候,那些喝酒的人,酒性發作,我在房間打電動已經可以聽到音樂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講話的聲音越來越大聲。我一到外面,立刻被抓去玩Poker,玩的時候,全部的人都開始發瘋了。開始亂罵髒話,女生也開始亂性。有個女生(這些人都已經快30歲了)把屁股翹起來,跟一個男的說,我褲子髒了,幫我清理!看那男的一臉爽樣開始拍打那女生的屁股,還好幾次用力捏幾下,要不是我以前看過,知道這種事情會發生,我一定嚇死(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我真的有一種恐懼感,我到底在甚麼地方阿?!)。

清理完,那男的轉身,說,換我了!看那女孩用同樣的方式弄那男的,我忽然開始笑了….之後,玩牌玩了一下,忽然看到一個男的抓著女孩的手,把女孩撲倒,那女孩一直反抗,那男的騎在那女孩上面,直說 You know you like it! 旁邊全場的人狂笑,我都傻眼了…後來那男的站起來,扶那女孩起來,那男的竟然看我們說,還有誰不服氣阿~來跟我比摔角….我…又開始笑了…

後來,兩個小時過了,大家越來越醉,我忽然聽到一群人開始呼叫,很興奮,過去看發生甚麼回事,結果….我同學的室友已經把他上衣拖吊了,上半身毛茸茸的(真的很噁心…)在那邊跳舞….已經完全瘋掉了。旁邊聽到有人說,性感喔!!!轉頭一看,看到一個女生(再次強調,這些人快30了),把低胸的衣服拉下來,把胸部露出來,對面一個男生拿著照相機狂拍,旁邊人在歡呼…我看著他們,搖搖頭,又再次笑出來了….

1點多了,我自己也累了,看到我OSU一個女孩同學一臉尷尬樣,顯然很不習慣這種環境,我們兩個看看彼此,我說,我們回家吧…我累了,而且這邊已經開始發瘋了….他感覺上鬆了口氣說,沒想到這裡仍然像大學一樣瘋狂。我說對阿!這些人竟然都是工作上班的成人,還瘋成這樣,平時根本看不出來他們會有這種行為。

哈哈,我現在鄭重的說,任何覺得美國人很棒的父母,覺得小孩應該要多像美國人一樣,對於小孩越來像白人一樣得那種調調(像我們常常遇到的ABC,一付Yo man what’s going on dude?!的欠打樣)還一付很高興的父母,我下次要邀請你們來這種派對,讓你看看你小孩可能在同樣的派對做出同樣的事情。看你還絕不覺得小孩應該這樣?!

後面禮拜六,我跟OSU的同學們一起去San Antonio看Alamo,但是…打了這麼多,我不想寫啦!!!!下次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