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6


今天在 itunes上聽到 Dixie Chicks 唱的 Not Ready to Make Nice. 感動得不得了。歌詞反應03年Dixie Chicks發生的一件事情,到今天還有很多人沒有原諒他。

Dixie Chicks 在2003年的時候在倫敦演唱會上說身為德州人,他們對布希總統同樣是德州人感到羞恥, "Just so you know, we’re ashamed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from Texas."。話一說完沒多久,美國中西部各個Radio Station開始抵制Dixie Chicks的音樂。美國愛國主義也開始運作,很多人寫威脅信給Dixie Chicks,甚至有父母告訴小孩要拒絕買Dixie Chicks的CD,就連Dixie Chicks的家鄉德州都反他們。

之後Dixie Chicks感覺上好像就一獗不振了,很久沒有聽到他們的新聞。感覺上似乎被這件事情打倒。今年4月18他們出了這張單曲CD,專輯在幾個禮拜內就會推出。聽他的歌詞透露出心中的憤怒,為了堅持自己的想法,深信自己的自由發言權,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聽了實在是讓人很感動!這種敢表達自己的想法的人,我真的很敬佩。他們明明知道說出這些不受歡迎的話,會有很大的反應,但是仍然敢說,這種人真的很少見!



Forgive, sounds good.
Forget: I’m not sure I could.
They say time heals everything,
But I’m still waiting.



I’m through with doubt:
There’s nothing left for me to figure out.
I’ve paid a price,
An’ I’ll keep paying.


I’m not ready to make nice;
I’m not ready to back down.
I’m still mad as hell,
An’
I don’t have time,
To go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t’s too late to make it right;
I prob’ly wouldn’t if I could.
‘Cause I’m mad as hell:
Can’t bring myself,
To do what it is you think I should.



I know you said:
"Can’t you just get over it?"
It turned my whole world around,
And I kind of like it.


I made my bed and I sleep like a baby,
With no regrets, and I don’t mind sayin’:
It’s a sad sad story
when a mother will teach her,
Daughter that she ought to hate a perfect stranger.
And how in the world can the words that I said,
Send somebody so over the edge,
That they’d write me a letter sayin’ that I better,
Shut up an’ sing
or my life will be over?


I’m not ready to make nice;
I’m not ready to back down.
I’m still mad as hell,
An’
I don’t have time,
To go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t’s too late to make it right;
I prob’ly wouldn’t if I could.
‘Cause I’m mad as hell:
Can’t bring myself,
To do what it is you think I should.


(I’m not ready to make nice;)
I’m not ready to back down. (Whoa, oh.)
I’m still mad as hell,
An’
I don’t have time,
To go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t’s too late to make it right; (To make it right.)
I prob’ly wouldn’t if I could.
‘Cause I’m mad as hell:
Can’t bring myself,
To do what it is you think I should.
What it is you think I should.
Oooh,
ooh.



Forgive, sounds good.
Forget: I’m not sure I could.
They say time heals everything,
But I’m still waiting.

Dixie Chicks加油!不要被這些Red Necks擊倒!

廣告
最近生病不說,還要天天趕功課,簡直是煩死了。上一整個禮拜嚴重過敏,眼睛紅腫到開車的時候睜不太開眼睛,嚴重鼻塞,又一直打噴嚏。連續打噴嚏打了一個禮拜,到上禮拜五的時候,鼻子已經撐不住了,早上7點忽然醒來,走下樓一看到我媽,就哭出來了(哭?還是過敏眼睛流眼淚?說真的那時我已經分不清了)。想大叫我已經完全不行了,結果已經完全沒聲音了。話還沒說完,就打一個大噴嚏,隨後血就從鼻子裡流出來了,我媽像救火一樣,拿一大堆衛生紙往我鼻子撲。好不容易流鼻血止住了,我媽要我去看醫生。打了個電話,沒想到學校護士夠狠,明明我已經痛苦的要命,竟然跟我說星期一才能看?!太誇張了…
撐著去上課,結果columbus這個鬼天氣,上一整個禮拜大概28度攝氏,大家短袖衣服都拿出來了,星期五下午下場雨之後氣溫大幅下降。我鼻子已經鼻塞,加上天氣一冷,當晚就完全不行了,週末就只能待在床上養病。到這星期一,去看醫生。說真的我已經不知道該看什麼了,看我的感冒,還是我的過敏?醫生給我開了過敏藥,我去藥房買。結果好死不死,反而過敏都沒了。這幾天日夜溫差10幾度攝氏,又吹大風,我過敏沒了,換感冒症狀。這幾個禮拜身體實在不好受!~加上週末沒辦法作功課唸書,這禮拜拼命趕,我覺得我真快撐不住啦!
BUT!!這不是重點啦~哈哈。最近把申請畢業的申請書交掉,忽然覺得我在columbus的日子不多啦!加上最近台灣有些「朋友的朋友」要來OSU唸書,紛紛來問我在這裡生活的情況。雖然這些人都比我大個3、4歲,但是看他們問的問題,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比他們有好多好多的經驗。有時候沒注意的話,說話態度感覺上是大哥哥跟小弟小妹說話,哈哈~
講到這裡就讓人不禁想到我在這裡「閉關修練」8年,已經得到別人24、25歲才要開始學習的經驗,有時候會覺得老天,what’s next? 我是不是錯過其他人在別的地方得到的經驗?明年畢業後,我要去哪?我要幹嘛?未來是什麼樣子?會比現在好嗎?還是 it will suck even more?說實在,有時候還真的是有點害怕!
最後,提出一個很 random 的疑問:
現代社會結婚年齡不停的延後,從我爺爺奶奶19、20歲結婚,到我父母24、25結婚,到現在年輕人29、30歲結婚。造成這種結果的因素有很多,包括arranged marriages的消逝,自由戀愛主義的提升,男女較為平等,女性經濟較為獨立,普遍教育程度提高,造成工作年齡延後。
請問這種現象,到我們的小孩適婚年齡到達的時候(現在幾歲算適婚年齡?!我們小孩的適婚年齡會跟現在一樣嗎?!),會繼續嗎?我們會不會看到平均結婚年齡延遲到35歲??也順便考慮出生率的問題,27歲是女人受孕率的高峰期(大概25%),之後逐年下降。如果平均結婚年齡比現在的29、30歲更晚,晚到35歲的話,出生率會不會更低?人口結構會不會有問題?到時候可能已經不是想不想生小孩的問題了,而是生不生的出來。
還有考慮到心理因素。如果35歲才結婚,那從18、19歲性慾增長,到35歲之前,如果還保持著婚前無性行為,這種期待還切實際嗎?那我們現在提倡的婚前處女處男(至少,課本提倡啦,有多少人相信這種東西,不知道了),是否應該重新思考?還是婚姻就逐漸消失?乾脆不要結婚了(歐洲現在很流行這種)?在一起就在一起,不爽就分手,換別人?
不管科技多發達,人還是人。慾望仍然存在,心中依賴還是有,想做的是情,還是會做。但是這些需求,並不需要婚姻才行。我們千年以來最基本的婚姻概念,是否逐漸被現代社會挑戰?
哈哈好像忽然覺得世界末日來臨了…我絕對不是反婚姻(正好相反),我也不想晚結婚。但是我剛剛在BBC讀了一篇日本speed dating的新聞,有了剛剛的疑問…唉,怎麼覺得好像世界越來越奇怪?
今天上課前收到新email,打開來一看,竟然是我以前在 Rockwell  工作時的老闆!他現在在Microsoft工作,前陣子去台灣出差的時候還跟我聯絡問我應該去哪裡玩。
信裡的內容只有兩句話,保持老闆平時簡單迅速的個性,問我學校怎麼樣,還有什麼時候畢業,有沒有在找工作。看到信時,我真的超感動的!我常常跟朋友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老闆對我特別好。我常常也自己悶心自問,難道是哪裡特別突出,讓老闆這麼注意我?
但是我左想右想,總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寫程式的能力,不強!很多東西都不懂,常常問我老闆怎麼寫不說,還有時候聽不太懂他跟我講什麼。但我老闆手下 4 個實習生,他對我最好!常常告訴我好多秘密,跟我聊人生上的選擇,就連他要跳槽到Microsoft,他都還是第一個跟我說的。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老闆那天把我拉進會議室,關起門來告訴我他要去Microsoft了。他一本正經的說,Jonathan, I see you as a friend.  You may not realize that, but I do.  剎那間我大為震驚,感動的快哭了。現在回想 7 個月在 Rockwell 跟我老闆工作,能記得的不是寫程式學到什麼東西,反而是那好幾個下午跟老闆在會議室裡聊天講話的回憶。我老闆讓我看到比寫程式更遙遠更廣闊的世界,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老闆,我永遠都會感謝你!!
昨晚去給馬雷兄慶祝生日,吃一吃,我跟馬雷說,時間過的真快呀!我認識的你的時候,才10年級,轉眼間7年就過去了。想一想,我們認識的時候15歲,如今馬雷邁入22歲,我也即將加入他的行列,老天!我們好像進入另一種等級了…
有時候停一下想想,我就要22歲了?!有時候好像自己從沒把自己想過成是那樣年紀的人,好像很老了。可是再想想,以前跟著25、26歲的朋友們聊天,總覺得我好像還是小孩,現在快22歲了,好像也還是很小!有時候人還真是有點矛盾,全都看你從那個角度看事情!